当前位置: 首页 > 面试技巧 > 正文

今年国内油价三升一降

个旧网 时间:2020-06-27 20:06:13 来源:梦璟资讯网

“22”这个数字,从来没像今年这样被人们牢牢记住。自6月30日国家上调成品油价后,又一个“22”天即将到来,成品油价格是降还是稳?恐怕没人猜得到国家发改委的“心思”。

  作为“22个工作日”的参考标准,布伦特、迪拜、辛塔三地原油加权均价近期的走势,也令调价预期变得扑朔迷离。

  “27日后可能是调价的最好时机。”这是被业内普遍认可的一种猜测。理由是三地原油平均价格跌幅超过4%。但国家发改委到底是以“标准”为依据,还是参考更多指标,无从知晓。

  今年国内油价 三升一降

  2009年1月15日,国家发改委决定将汽、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140元和160元。

  随后,国际油价从40美元/桶涨至50美元/桶。3月25日,国家发改委将国内汽、柴油价格每吨分别提高290元和180元。但当时某网站调查显示,93.9%的网民仍认为油价高。

  但此时,发改委对调价依据依然处于“保密”状态,只有“某官员”在非正式场合透露:“调价依据是国际三地原油平均价格涨幅超过4%。”这一说法因为没有“官方”证实,并未得到市场认可。

  5月8日,国家发改委正式公布了《成品油价管理办法(试行)》,首次明确:“当国际市场原油连续22个工作日移动平均价格变化超过4%时,就可相应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。”

  6月1日,国家发改委首次依据“办法”上调了国内成品油价格,将汽、柴油价格每吨均提高400元。

  6月30日,在一片质疑声中,发改委一个月内第二次上调油价。

  观点一:降价预期减弱

  自6月30日以来,国际油价震荡前行。油价由68美元/桶最低跌至58美元/桶,目前则在68美元/桶上下徘徊。市场降价预期开始减弱。

  “油价能不能降很难说。”中国能源网首席执行官韩晓平对国内油价能否如愿下调不乐观。他说,近期国际油价上涨,再加上前期发改委认为调价并没到位,“如果这几天国际油价继续上涨,国内油价可能最终不降反升。”

  上周,两大石油巨头逆市“推价”后,在国际油价近期强烈反弹的背景下,市场销量也有所上升。有业内人士分析,不排除部分经营者“囤油”的可能。

  “刚开始推价时,都是价格在虚涨,实际销量并不见涨。”一家石油网站负责人告诉记者,从上周三开始国内成品油销量明显上涨。部分成品油公司销量增长40%~50%。

  相对于其他城市油量之争,长春市场则显得平静许多,许多民营油企都在“观望”。“现在国内油价是调是稳,都不好说,囤油风险太大。”长春市一民营加油站负责人王经理将观望期定在27日、28日左右,“如果国内油价到时不调,我们可能会增加进货量。”

  观点二:降幅200元~400元/吨

 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锋对国家下调油价,非常有信心。“据测算,自6月30日至7月23日三地原油平均价格下跌了5.45%。”刘锋说,虽然近期国际油价有反弹之势,但并没有打破国际油价跌幅超4%。为了证实调价预期的可能性,刘锋对三地原油平均价格未来四天走势进行了预测(见图表)。

  刘锋认为,此次下调的幅度不会太大,将在200元/吨左右,超过400元/吨的可能性很小。“当前两集团柴油的批发最高限价每吨在6400元以上,假设下调300元/吨,批发最高限价将下调至6100元/吨以上,仍高于当前价位5900元~6000元/吨,所以,即使月底下调油价,下调幅度也不会太大。”刘锋表示。

  此外,从贸易商的利润角度分析,现在柴油市场社会油站的零售价在5.5元~5.6元/升,折合6500元/吨。假如此次发改委下调300元/吨,柴油零售价下调0.25元/升,届时主营单位的油站零售价将降至5.6元/升左右,社会油站零售价将在5.4元~5.5元/升,届时贸易商的利润将有所下降。

  而从供需状态看,刘锋认为,8月份市场的供应面不会有大的改观,但需求将明显好于7月份,因为从6月中旬开始,市场面看空,多数贸易商停止大批量采购,目前库存已基本消化,8月份市场将进入补货周期,需求量上升至少会抑制价格继续下滑。

  质疑:国内油价税收不合理

  自6月份两次上调成品油价格后,质疑之声便不绝于耳。国家、企业、消费者三者之间的利益如何均衡,没有人能拿出一个完全绝对的方案。

  6月份,当国家一个月内二次上调成品油价格后,三者之间的矛盾开始激化。为了平息百姓的质疑,7月13日,国家发改委首次出面对百姓疑点问题进行说明,但却得到来自市场更多的反击声。

  “国家发改委在解释时,采用的有些数据并不准确。”韩晓平认为,造成这种漏洞的根本原因,是国家发改委作为政府政策制定部门,并不了解国外成品油定价规律。他认为,我国成品油定价机制仍存在不合理之处,比如税收。

  专家:成品油定价应形成“三足鼎立”

  “垄断”是成品油市场的特性,也是造成目前国内诸多矛盾的根源所在。韩晓平说,金融危机时,与公共利益有关的企业,应该更多地从自身寻找原因,而不是一味地通过涨价达到利润平衡。韩晓平认为,我国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应该形成“三足鼎立”的状态,由国家发改委、国家能源局、国家电监会三者统一定价,在权衡方案的操作性后,向社会公布。“这种定价方式同样适用于电价调整。”韩晓平表示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梦璟资讯网